沧慎

懒。坑王。叶蓝。王杰希我的。

【叶蓝】缺吻症

*私设如山倒


*小短文并没有什么内容


*到底是谁缺吻呢


*作者也不知道


*这只是作者心血来潮


*然而缺吻症并没有体现多少


*少量喻黄


*欧欧西


准备好了吗?

·

·

·

那么开始。

·

·

·

蓝河醒来的时候有点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


全身黏糊糊的并不舒服。


瞄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打算洗个澡,然后出门补给早已空荡荡的冰箱。


宅了那么多天,再不出门,他和叶修极有可能会成为第一对纵欲过度被饿死的同性恋人。


纵欲过度……丧着脸看看旁边依旧睡得很死的叶修,蓝河有些嫌弃地用脚丫丫踢了踢。


叶修巍然不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起身,打算从叶神身上跨过去。


起身的瞬间,腿根子之上某个地方内部忽然一阵流动感,蓝河心下顿时一声操。


他非常想掐死这个心比天宽的叶神。


把他抽醒让他给他舔干净。蓝河恨恨地想。


然而下一瞬他又捂着脸想自己学坏了。不仅是因为会有这种想法,更因为联想到不久之前这位大神埋在自己双腿间给自己做口【和谐】活然后又来亲他,两人的唇间充满了自己的味道。


真的会因纵欲过度而死的……


蓝河低着头自我检讨了一下,翻身下床,别别扭扭地走向浴室。


*


出门时叶修已经醒了。


裸着上身侧卧在床,手肘拄着床垫托腮看他,然后趣味盎然地道:“要去买菜呢?”


蓝河剜了他一眼,闷闷地不说话。


叶修轻叹一声,向他招了招手,“过来。”


蓝河嘀咕一句,“你招小狗呢……”还是顺从地走了过去。


叶修指了指唇,“别忘了早安吻啊,蓝。”


“……”早该习惯了早该习惯了早该习惯了。


蓝河握了握拳忍住一拳打过去的欲望,冷冷看向叶修。


叶修唇有点肿,蓝河知道自己在做那事儿的时候很喜欢接吻,相濡以沫的感觉。只不过他的吻有带啃的性质。


“……我走了。”


叶神最终没有得到早安吻。


*


蓝河娴熟地在超市的蔬菜走道中挑挑捡捡,周围嘈杂但并不妨碍一个熟悉的声音盖过所有如机关枪叨叨不停横扫千军。


侧过脸果然看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偶像——黄少天。


激动极了。


但同时,他也看到了喻文州。


嗯……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呢?


喻文州手中提着一个篮子,黄少天正从篮子中飞快的取出某种蔬菜,虽然喻文州同时也在往篮子里添加这种蔬菜,但……


放入的速度不及取出的速度,喻文州最终无奈地喊了声,“少天。”


黄少天虽然还在嚷嚷,但没有再出现妨碍自家队长买菜的行为。


蓝河看见喻文州奖励地亲了亲黄少天,黄少天脸红了。


于是他默默地走开了。


*


蓝河走在回家的路上,街边卖盗版CD的小摊放着回家的诱惑,蓝河内心吐槽不已。


旁边一对中学生手牵手走过去,不时在众目睽睽之下玩你摸摸我我揉揉你的游戏。


蓝河觉得自己老了。他不忍直视地别开目光,看到小摊贩对他露出一口黄牙。


唉……


蓝河又把头别向另一边。


回想他和叶修在一起的历程,好像很纯洁。


从正常的抢怪,到正常的相处,到正常的相遇,再到正常的相处,才第一次牵手。


虽然伴随牵手是叶修凑过来的亲吻,但蓝河仍然记得他俩坐在公园大树下,透过树叶光斑点点铺洒在身上,浅浅触碰后叶修对他露出笑容时,那一瞬间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


停不下来。


苏极了。


后来的接吻一次比一次激烈,虽然没有了第一次的怦然心动,却多了一份缠绵。


蓝河就是这样对叶修的吻产生了一种难以启齿的眷恋感。


他喜欢和叶修接吻。


脸颊渐渐发烫,脚下的步伐不禁快了许多,直到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蓝河才有些冷静的挫败。


居然在路上就想和叶修接吻。


怎么说也是他拒绝了早安吻的呀……太没有骨气了。


钥匙未插进孔里,门从里边打开了。


叶修惊讶了一秒,“回来了啊。”


蓝河奇怪地看他,“这么急……要去哪儿?”


“联盟在这儿召集开会呢……具体什么我不太清楚,反正也就那事儿。”叶修解释了下,“在家等我啊。”


“嗯。”


蓝河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才转身进门。


怪不得会看见黄少他们。蓝河想着,将没有接吻而产生的失落感打散。


他反手关上门,看着干净的屋子有些失神,叶修居然会收家……


不过当他看到一团糟的卧室时,表情从O_O变成了=_=。


叶修不在,他也没什么心情做饭,草草地煮了面吃了,就开始收洗卧室那堆糟心的被单衣服。


等到全部弄好已经下午四点了。


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阳台上随风微微摆动的被单,蓝河呼出一口气,十分有成就感。


视线落在叶修的白衬衫上,蓝河思绪一滞,想起了过年时发生的事。


过年大神的聚会,他作为家属跟着去了,没想到叶修却替他挡酒而醉,他本以为那天只有他一个人守岁,因为叶修的样子挺神志不清的。


然而叶修回到家没躺多久就开始动手动脚,他无奈却又扳不动死死压在他身上的这尊大神,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情欲上来挡也挡不住,唇舌交缠叶修不愿意离去,浑浑浊浊间扯着两人的衣服,然后,他唯一一件白衬衫就这样报销了。


当然我们不能怪喝醉的人什么,但第二天一起去买衣服时将他压在试衣间里强吻这就不能忍了。


叶修陪他去买衬衫,他换好出来后却被叶修再次推进试衣间,捎上门就把他压在墙上亲吻。

他对叶修的吻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两条软舌翻翻搅搅,水声啧啧,直到门外有人敲门询问,他才如梦惊醒推开叶修怒目而视。

然而对方却似笑非笑,再次凑近啄吻了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他的颈项,在他耳边轻声道:“吻痕……衬衫……禁欲的诱惑。”然后低低笑起来。


……


蓝河惆怅了。


想着这些想要接吻的欲望竟然又开始漫涨。


他是不是成了接吻狂魔了。


*


叶修出差了。


打擂。


R本【国家名】荣耀第一团给中国队发了挑战书,言语看似尊敬实则充满对中国国家队的质疑和蔑视,联盟怒了,全国人民怒了,叶修带领国家队背负着为国家树立威望的任务前去赴战。


蓝河看直播中叶修将对方玩弄于股掌看得很欣慰。


每天晚上,叶修都会和他聊上一会儿,或者开小号俩人开怪打boss作为放松。


虽然大部分时候是处于调戏和被调戏中,叶修似乎并没有离他很远。


然而蓝河却有一点空洞感。


长久的安定让他差点忘了荣耀是叶修肆意翱翔的天空,叶修是他遥不可及的神。


至此,蓝河无比想要拥抱亲吻叶修来证明对方确实与自己相守。


不可否认,事实上蓝河是没有安全感的。


*


最后一场比赛落幕,国家队凯旋,蓝河开车去机场接人。


机场早已挤满了粉丝群,虽然在全明星大赛上曾无数次经历过这种情景,但每次都能让人为之惊叹。


他给叶修打电话,叶修让他在停车场等他。


未多时,一个人影风尘仆仆地走向他的车,拉开副驾坐了进来。


他刚想问叶修怎么脱离人群跑出来的,叶修扭着他的下巴直直来了个深吻。


“蓝啊,想死我了。”


不安就这样消失了。


蓝河呆呆地看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轻笑,拍拍他头,“开车,回家说。”


回家一词像是刺激到了蓝河的某根弦,蓝河回神启动车,驶上高速,心渐渐沉静下来。


回家啊,真好。


感受到身边人的存在,蓝河全身前所未有的放松满足。


*


回家后没有过多语言,两人拉拉扯扯直接滚上床来了一场激烈的性【和谐】事。


*


“你怎么,唔嗯,跑出来的。”


蓝河岔开腿坐在叶修腿根,身体里还埋着叶修的性【和谐】器。


他俯身环着叶修的脖子和他亲吻,一边询问着。


叶修退开些许,拉出几缕银丝,用手指挑断半眯着眼慵懒地回答:“我让沐橙先从1号门走,其他人紧跟她后面引走大部分人视线,我从7号门出来的。等他们发现,哥已经跟你走了。”


蓝河继续凑上去贴住他的唇,模模糊糊地道:“那你还真狡猾。”


叶修笑,从容地卷住送上来的软舌,磨蹭他柔软的唇面,“谢谢夸奖。”


蓝河感到体内的物体再次胀【一】大【柱】变【擎】硬【天】,磨蹭了下臀部,叶修狠狠向上一顶,蓦地翻身将他压到身下,一边俯身啃吻他的唇面、下颔,一边抬起他的一条长腿架到肩上,用力撞击起来。


朦胧间看着汗滴从叶修的发梢低落在自己侧脸,喘息喷洒在脸上,蓝河觉得自己的缺吻症可能要加重了。


——End.——


哎之前被和谐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

哦小蓝生日快乐。


我爱的黄黑。

以前发过的然而因为有啥敏感词汇被屏蔽了委屈屈哭唧唧。


【Squalo自戏】厌倦

一路奔波终于到了Varia基地的门前才停下来浅浅喘息,紧绷的神经在此刻终于得以松懈下些许,温度尚存的血液混着柔软的银色发丝黏在一起垂下阻挡了视线,蹙着眉头随手撩开别在耳后,视线下移落在已看不出原样的衣服上,自知底下定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青紫和伤痕。即使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难堪到极点。暗啧一声,赢得可真够狼狈。

朝旁边啐了一口血沫,曳着近乎残破的身体费力推开大门。

一丝不同寻常的幽香渗入麻木的感官,不适感令眉心蹙得更紧,对于路斯利亚的大呼小叫连连询问无暇也毫无耐心顾及,只是扯着沙哑的嗓子回一句“闭嘴”,心里只想快点见到那人。

走向办公室的同时脑内梳理着将要向脾气暴躁的Boss汇报的情况,却再一次被不识趣的人挡在前面。

“让开。”

眼前的人扭着身体,翘着兰花指挨过来似是想要察看自己身体的伤势,虽说说出的话满是关心的意思,却令自己愈加烦躁,僵硬地抬起还能动的手臂一把将人推开,忍着脚踝处的刺痛疾步走向里间,推开门,冷冷的空气扑面而来,那个混蛋Boss显然不在。

转身上楼,幽香更加浓郁了,即使受伤也没有一丝颤抖的身体随着攥紧的拳开始轻颤起来,回头看见一直紧跟自己的路斯利亚及后来跟上的一众担心的眼神,心里蓦然明白了什么。

不识趣的人成了自己。

想要咆哮,骄傲却不允许丢弃最后的体面,正欲离开门却从里边开启,双脚如同被钉在原地,视线止不住直越过对方光裸上身看到房间里一室旖旎。

急切想要看见对方的心情再刹那 变得无比可笑,自嘲地想要勾起唇却发现连笑都已无力,恍惚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如针刺绵密的蛰痛随之蔓延全身,不足以致命,却足够痛彻心扉。

对方冷淡的逐客令让内心最后一寸希冀破碎,任身体被拨开砸到一旁墙上的缓缓下落。

意外平静。

呵,不过是被厌倦了而已。


心脏给的三十题

因为不知道手机会不会丢记录会不会被刷掉所以啊还是放在一个至少能找到的地方好了。


好吧我就想炫耀一下。


好开心。


谢谢。


不会@所以……


希望你不要生气我私自发了。


来自旧曾谙,我的心脏,颜泓,给粟泽的三十题。


#给心脏的三十题#

1.初次见面说主皮是小周想要一只小蓝瞬间以为这个人萌周蓝

2.一只刚上皮的叶神和一只刚上皮的小蓝

3.意外的合得来

4.对于没能组专属还是有点遗憾的

5.每天叶神的工作是惹恼小蓝再耍个流氓偶尔还抢抢蓝溪阁的boss

6.每次我上皮上着上着就上跑了你却不嫌弃

7.知道给自己准备了礼物的太开心

8.然后觉得我给你准备的都是些什么渣渣

9.你写了很好看的蓝桥春雪和许博远

10.你画了很棒的叶神

11.怕你嫌弃我什么都不会

12.同样入圈一年多感觉你是个触而我还是小白

13.写的字根本没法比

14.因为你的圈名从此分的清粟和栗

15.越来越萌叶蓝

16.除了叶蓝好像其他萌的cp都不同不知道我们是怎样和谐相处的

17.我说梗你写文

18.作为一个文科生文力不足简直太差劲了

19.多少梗在脑子里写不出来然后就忘了

20.还好以后还有你

21.不得不说,我弧…太长

22.每次有事弧掉你简直罪恶

23.不知道你有没有烦我弧长到看不见

24.每次你在等我都觉得好抱歉想着不能再弧了却还是弧掉了

25.希望能为了你改掉这个坏毛病

26.其实吧就是为了说下面这几句

27.心脏,顾名思义,没有了就无法生存下去

28.把最重要的器官交给对方,希望未来能一直有你

29.在二零一四年的冬天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每天都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30.扑通扑通,永远都不会停的心跳


-你是我永远的心脏。


【叶蓝】关于瓶子的故事

#新年贺文#

#ooc#

#私设 瓶子的问题#

祝大家新年快乐,叶蓝也要一直好好的。


叶修发现,蓝河在外边不喜欢喝瓶装饮料。

无论是出去玩还是聚会,他总会自己带着一个特×惠的敞口杯。

即使迫不得已要和他共用一个矿泉水瓶时,蓝河也会一个人缩到一边喝完水再把水瓶还给他。

为什么?

一开始叶修以为他是害羞了。

可又觉得解释不通。

如果真害羞,蓝河也就不会当着苏沐橙等人的面面不改色用他的茶杯喝水了。

这个问题一直到新年聚会时才得到解答。


新春仍是有些寒凉,即使是在南方但湿冷总是挥之不去。

叶修拉着蓝河旁若无人慢悠悠地走在街上,一点不着急是否会迟到。

快到目的地,就看见黄少天站在门口边呵气边搓着手,嘴里叨叨着些什么。

“看,你偶像,黄少天。”叶修下巴往那个方向抬了抬,“信么,他肯定在抱怨我俩到的慢。”

蓝河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我有眼睛认得出黄少。如果不是你非要去买包烟我们至于迟到么?”

“好好好,我的错。”叶修接得十分顺口,敷衍的意味一目了然。

被踹了一脚,叶修龇了龇牙,暗暗好笑,顿了顿,才老神在在地上前朝黄少天“呦”了一声,连手都懒得拿出来。倒是旁边的蓝河因为再次见到偶像而有些紧张,压抑着激动打招呼:“黄少,好久不见。”

刚见面就连珠炮似的喷了叶修一顿的黄少天,转头看看蓝河,视线又落到他俩拉在一起的手上,哎唷了一声,“不厚道啊叶修你迟到也就不说了大过年还秀恩爱真是不招人待见,走走走先罚三杯。小蓝你也要喝啊不准替这个死不要脸的喝。”

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压根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蓝啊,外面好冷我们进去吧。”说完就拉着蓝河径自走了进去。

黄少天很想扑上去和他真人PK,但作为东道主暂时还不能撤离,所以他只得看着蓝河对他抱歉地笑笑后就被叶修拖走了。


包间里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和黄少天一样哄闹着要叶修他们罚酒。

叶修不胜酒力这大家都是知道的, 以茶代酒也不是不可以,但偏偏楚云秀把酒杯都递到他们跟前了,旁边还有喻文州笑眯眯地作监督。这么做意图很明显,也就故意要为难他。

叶神喝醉啊,多好玩。

联盟众人巴不得看他一糗再糗。

叶修推搡不过,只得呷了一口,就把酒杯塞了回去,“你们够了啊,我可是晚上要陪媳妇的人。”

“……”蓝河闻言一张脸简直要烧起来了,在众人意味深长地哦声以及闯进来的黄少天嚷嚷着要和叶修PK的声音中恨不得找个缝把叶修和自己塞进去。

“叶修你为老不尊臭不要脸!”魏琛第一个跳出来指责道。

“老魏你就嫉妒我吧。”叶修笑得欠扁。

“放屁!你有什么值得老夫嫉妒的!”

“你比我大,我比你小。我有媳妇,你没有。”叶修呵呵着,“而且论不要脸,我自觉尚不及你一半。”

无聊地垃圾话又开始了,夹杂着黄少天吵闹的声音,没人发现喝酒的话题已经被叶神带跑偏了。

蓝河无言,正打算找个位置坐下,喻文州轻飘飘地来了句,“怎么云秀还端着几杯酒?”

得,楚云秀回过神了,把酒盘子往桌上一放,特豪气地拿过一瓶未开封的酒,塞到蓝河手里,“我看叶神也不会喝了,家眷代替吧。一瓶,刚好六杯的量。”

……什么情况?蓝河呆了,怔怔地看着手里的酒瓶子,不知所措。

“对对对,小蓝你快喝,喝醉了也没关系蓝雨借宿舍给你不会让叶修得逞的!”黄少天也叨叨着特别好心地替他开了酒瓶。

怎么办?蓝河哭的心都有了。他酒量虽然不差但毕竟也是一瓶,再加上还是这种小口瓶子……

他为难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呵呵一笑,“加油啊,小蓝。”

分手。蓝河冷然。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最终在黄少天鼓励(?)的目光下,蓝河认命地举起瓶子凑到口边。

“啾——啵。”

叶修敏感地听见某种类似接吻的声音从蓝河那边传来。毫无疑问,在众职业选手极好的听力下这种色气满满的声音也一定被听了个清清楚楚。

蓝河还在喝,因为酒很辣,他喝的很慢,一点一点,令人脸红的声音在浅色唇下不断传出,叶修劈手夺过蓝河手中的酒瓶,同时也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更为暧昧的眼神。

“我喝吧。”叶修二话不说在蓝河目瞪口呆中灌完了剩下一半的酒。


叶神睡了一个傍晚,从饭局开始到结束。

最后由蓝河带回了家。

“新年快乐,小蓝。”叶修扒着蓝河的肩,凑到他耳边,低低哑哑的声音轻重不一。

蓝河无奈地拍拍他的背,“新年快乐,叶修。快睡吧。”

“我醒了。”叶修扬了扬唇角,就着蓝河帮他整理的姿势抬手穿过蓝河腋下,手肘一弯大掌一控,将蓝河压到了自己怀里。

“喂,别闹,我困了。”蓝河轻轻推了推,回应他的是叶修密密麻麻落在锁骨的吻。


小蓝表示他讨厌细口瓶。

新年快乐。

【死神/冰白】存戏

日番谷冬狮郎:君子穹

冰轮丸:君子泽


日番谷冬狮郎

[如往常一般,处理好手头最后一份文件,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眉心,把需要送去其他的番队的文件整理到一旁。]松本,把这些文件送去一番队与六番队。[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却没有得到预料的回应,头顶冒出一枚显而易见的青筋,这个家伙,又溜了!]冰轮丸?[此时背在背后的冰轮丸却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颤动,有些疑惑的拔出冰轮丸放在眼前轻轻摩挲着冰凉的刀身。]你怎么了……[有些奇怪的闭上眼调动思绪,呼唤意识深处的斩魄刀。]


冰轮丸

[冰色巨大的身躯盘曲伏于雪面,红眸眯起环视空旷的雪野,周身飘摇而下的雪花渐渐迷蒙了视线,思绪也随之混沌。 冰冷的龙息在偏头的瞬间喷向地面冻住一片柔软的雪,头缓缓垂下搭在冰面, 不知为何想起不久前那个莫名出现的男人所说的话。会不甘吗?为这样瘦弱的少年所使用……会不甘吗……不甘……恍惚间听见了主人的呼唤,顿时如梦惊醒,连忙立起身躯,振动身后的翅膀腾浮于半空,微微俯首注视缓缓站定于自己面前的人。]主人。


日番谷冬狮郎

[巨大的冰翼煽动带起强大的气流迎面而来,有些睁不开眼,下意识抬起手臂挡在面前。]冰轮丸,你怎么了。[抬头望着伴随着细碎冰晶缓缓落与眼前的巨大冰龙,一如既往熟悉的冰凉又人让自己觉得安心。缓步走近,微微低俯的姿态,丝丝寒气迎面而来缓缓萦绕在四周似乎在拒绝着什么,充满着不安的躁动……蹙起眉头,目光难掩担忧,抬起手轻轻覆上眼前冰龙的脸,一丝几不可察的异样紊乱感透过相触的掌心传来,不由地眉心更紧。]冰轮丸,你在不安什么?


冰轮丸

[对方小小的手掌触碰到自己的脸庞,祖母绿瞳里带了担心,令自己心中一紧。想要告诉对方无事,可无法完全压抑意识中模糊的叛逆声音,不甘一词不时以绝对蛮横的姿态占据脑海最大面积。良久无言,沉默似乎令飘落于身的雪花都变得沉重,无意义地勾卷摆尾,龙身冰棱摩擦发出“喀喀”的声响让思绪更为混乱。内心的世界一寸寸崩塌,蓦地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他是谁?而我,又是谁?意识如星辰在碰撞间化为碎末消散开,下意识追寻过去,身体在一瞬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