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慎

懒。坑王。叶蓝。王杰希我的。

【死神/冰白】存戏

日番谷冬狮郎:君子穹

冰轮丸:君子泽


日番谷冬狮郎

[如往常一般,处理好手头最后一份文件,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眉心,把需要送去其他的番队的文件整理到一旁。]松本,把这些文件送去一番队与六番队。[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却没有得到预料的回应,头顶冒出一枚显而易见的青筋,这个家伙,又溜了!]冰轮丸?[此时背在背后的冰轮丸却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颤动,有些疑惑的拔出冰轮丸放在眼前轻轻摩挲着冰凉的刀身。]你怎么了……[有些奇怪的闭上眼调动思绪,呼唤意识深处的斩魄刀。]


冰轮丸

[冰色巨大的身躯盘曲伏于雪面,红眸眯起环视空旷的雪野,周身飘摇而下的雪花渐渐迷蒙了视线,思绪也随之混沌。 冰冷的龙息在偏头的瞬间喷向地面冻住一片柔软的雪,头缓缓垂下搭在冰面, 不知为何想起不久前那个莫名出现的男人所说的话。会不甘吗?为这样瘦弱的少年所使用……会不甘吗……不甘……恍惚间听见了主人的呼唤,顿时如梦惊醒,连忙立起身躯,振动身后的翅膀腾浮于半空,微微俯首注视缓缓站定于自己面前的人。]主人。


日番谷冬狮郎

[巨大的冰翼煽动带起强大的气流迎面而来,有些睁不开眼,下意识抬起手臂挡在面前。]冰轮丸,你怎么了。[抬头望着伴随着细碎冰晶缓缓落与眼前的巨大冰龙,一如既往熟悉的冰凉又人让自己觉得安心。缓步走近,微微低俯的姿态,丝丝寒气迎面而来缓缓萦绕在四周似乎在拒绝着什么,充满着不安的躁动……蹙起眉头,目光难掩担忧,抬起手轻轻覆上眼前冰龙的脸,一丝几不可察的异样紊乱感透过相触的掌心传来,不由地眉心更紧。]冰轮丸,你在不安什么?


冰轮丸

[对方小小的手掌触碰到自己的脸庞,祖母绿瞳里带了担心,令自己心中一紧。想要告诉对方无事,可无法完全压抑意识中模糊的叛逆声音,不甘一词不时以绝对蛮横的姿态占据脑海最大面积。良久无言,沉默似乎令飘落于身的雪花都变得沉重,无意义地勾卷摆尾,龙身冰棱摩擦发出“喀喀”的声响让思绪更为混乱。内心的世界一寸寸崩塌,蓦地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他是谁?而我,又是谁?意识如星辰在碰撞间化为碎末消散开,下意识追寻过去,身体在一瞬纷飞。]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