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慎

懒。坑王。叶蓝。王杰希我的。

【Squalo自戏】厌倦

一路奔波终于到了Varia基地的门前才停下来浅浅喘息,紧绷的神经在此刻终于得以松懈下些许,温度尚存的血液混着柔软的银色发丝黏在一起垂下阻挡了视线,蹙着眉头随手撩开别在耳后,视线下移落在已看不出原样的衣服上,自知底下定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青紫和伤痕。即使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难堪到极点。暗啧一声,赢得可真够狼狈。

朝旁边啐了一口血沫,曳着近乎残破的身体费力推开大门。

一丝不同寻常的幽香渗入麻木的感官,不适感令眉心蹙得更紧,对于路斯利亚的大呼小叫连连询问无暇也毫无耐心顾及,只是扯着沙哑的嗓子回一句“闭嘴”,心里只想快点见到那人。

走向办公室的同时脑内梳理着将要向脾气暴躁的Boss汇报的情况,却再一次被不识趣的人挡在前面。

“让开。”

眼前的人扭着身体,翘着兰花指挨过来似是想要察看自己身体的伤势,虽说说出的话满是关心的意思,却令自己愈加烦躁,僵硬地抬起还能动的手臂一把将人推开,忍着脚踝处的刺痛疾步走向里间,推开门,冷冷的空气扑面而来,那个混蛋Boss显然不在。

转身上楼,幽香更加浓郁了,即使受伤也没有一丝颤抖的身体随着攥紧的拳开始轻颤起来,回头看见一直紧跟自己的路斯利亚及后来跟上的一众担心的眼神,心里蓦然明白了什么。

不识趣的人成了自己。

想要咆哮,骄傲却不允许丢弃最后的体面,正欲离开门却从里边开启,双脚如同被钉在原地,视线止不住直越过对方光裸上身看到房间里一室旖旎。

急切想要看见对方的心情再刹那 变得无比可笑,自嘲地想要勾起唇却发现连笑都已无力,恍惚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如针刺绵密的蛰痛随之蔓延全身,不足以致命,却足够痛彻心扉。

对方冷淡的逐客令让内心最后一寸希冀破碎,任身体被拨开砸到一旁墙上的缓缓下落。

意外平静。

呵,不过是被厌倦了而已。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