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慎

懒。坑王。叶蓝。王杰希我的。

【叶蓝】缺吻症

*私设如山倒


*小短文并没有什么内容


*到底是谁缺吻呢


*作者也不知道


*这只是作者心血来潮


*然而缺吻症并没有体现多少


*少量喻黄


*欧欧西


准备好了吗?

·

·

·

那么开始。

·

·

·

蓝河醒来的时候有点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


全身黏糊糊的并不舒服。


瞄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打算洗个澡,然后出门补给早已空荡荡的冰箱。


宅了那么多天,再不出门,他和叶修极有可能会成为第一对纵欲过度被饿死的同性恋人。


纵欲过度……丧着脸看看旁边依旧睡得很死的叶修,蓝河有些嫌弃地用脚丫丫踢了踢。


叶修巍然不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起身,打算从叶神身上跨过去。


起身的瞬间,腿根子之上某个地方内部忽然一阵流动感,蓝河心下顿时一声操。


他非常想掐死这个心比天宽的叶神。


把他抽醒让他给他舔干净。蓝河恨恨地想。


然而下一瞬他又捂着脸想自己学坏了。不仅是因为会有这种想法,更因为联想到不久之前这位大神埋在自己双腿间给自己做口【和谐】活然后又来亲他,两人的唇间充满了自己的味道。


真的会因纵欲过度而死的……


蓝河低着头自我检讨了一下,翻身下床,别别扭扭地走向浴室。


*


出门时叶修已经醒了。


裸着上身侧卧在床,手肘拄着床垫托腮看他,然后趣味盎然地道:“要去买菜呢?”


蓝河剜了他一眼,闷闷地不说话。


叶修轻叹一声,向他招了招手,“过来。”


蓝河嘀咕一句,“你招小狗呢……”还是顺从地走了过去。


叶修指了指唇,“别忘了早安吻啊,蓝。”


“……”早该习惯了早该习惯了早该习惯了。


蓝河握了握拳忍住一拳打过去的欲望,冷冷看向叶修。


叶修唇有点肿,蓝河知道自己在做那事儿的时候很喜欢接吻,相濡以沫的感觉。只不过他的吻有带啃的性质。


“……我走了。”


叶神最终没有得到早安吻。


*


蓝河娴熟地在超市的蔬菜走道中挑挑捡捡,周围嘈杂但并不妨碍一个熟悉的声音盖过所有如机关枪叨叨不停横扫千军。


侧过脸果然看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偶像——黄少天。


激动极了。


但同时,他也看到了喻文州。


嗯……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呢?


喻文州手中提着一个篮子,黄少天正从篮子中飞快的取出某种蔬菜,虽然喻文州同时也在往篮子里添加这种蔬菜,但……


放入的速度不及取出的速度,喻文州最终无奈地喊了声,“少天。”


黄少天虽然还在嚷嚷,但没有再出现妨碍自家队长买菜的行为。


蓝河看见喻文州奖励地亲了亲黄少天,黄少天脸红了。


于是他默默地走开了。


*


蓝河走在回家的路上,街边卖盗版CD的小摊放着回家的诱惑,蓝河内心吐槽不已。


旁边一对中学生手牵手走过去,不时在众目睽睽之下玩你摸摸我我揉揉你的游戏。


蓝河觉得自己老了。他不忍直视地别开目光,看到小摊贩对他露出一口黄牙。


唉……


蓝河又把头别向另一边。


回想他和叶修在一起的历程,好像很纯洁。


从正常的抢怪,到正常的相处,到正常的相遇,再到正常的相处,才第一次牵手。


虽然伴随牵手是叶修凑过来的亲吻,但蓝河仍然记得他俩坐在公园大树下,透过树叶光斑点点铺洒在身上,浅浅触碰后叶修对他露出笑容时,那一瞬间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


停不下来。


苏极了。


后来的接吻一次比一次激烈,虽然没有了第一次的怦然心动,却多了一份缠绵。


蓝河就是这样对叶修的吻产生了一种难以启齿的眷恋感。


他喜欢和叶修接吻。


脸颊渐渐发烫,脚下的步伐不禁快了许多,直到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蓝河才有些冷静的挫败。


居然在路上就想和叶修接吻。


怎么说也是他拒绝了早安吻的呀……太没有骨气了。


钥匙未插进孔里,门从里边打开了。


叶修惊讶了一秒,“回来了啊。”


蓝河奇怪地看他,“这么急……要去哪儿?”


“联盟在这儿召集开会呢……具体什么我不太清楚,反正也就那事儿。”叶修解释了下,“在家等我啊。”


“嗯。”


蓝河看着叶修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才转身进门。


怪不得会看见黄少他们。蓝河想着,将没有接吻而产生的失落感打散。


他反手关上门,看着干净的屋子有些失神,叶修居然会收家……


不过当他看到一团糟的卧室时,表情从O_O变成了=_=。


叶修不在,他也没什么心情做饭,草草地煮了面吃了,就开始收洗卧室那堆糟心的被单衣服。


等到全部弄好已经下午四点了。


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阳台上随风微微摆动的被单,蓝河呼出一口气,十分有成就感。


视线落在叶修的白衬衫上,蓝河思绪一滞,想起了过年时发生的事。


过年大神的聚会,他作为家属跟着去了,没想到叶修却替他挡酒而醉,他本以为那天只有他一个人守岁,因为叶修的样子挺神志不清的。


然而叶修回到家没躺多久就开始动手动脚,他无奈却又扳不动死死压在他身上的这尊大神,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情欲上来挡也挡不住,唇舌交缠叶修不愿意离去,浑浑浊浊间扯着两人的衣服,然后,他唯一一件白衬衫就这样报销了。


当然我们不能怪喝醉的人什么,但第二天一起去买衣服时将他压在试衣间里强吻这就不能忍了。


叶修陪他去买衬衫,他换好出来后却被叶修再次推进试衣间,捎上门就把他压在墙上亲吻。

他对叶修的吻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两条软舌翻翻搅搅,水声啧啧,直到门外有人敲门询问,他才如梦惊醒推开叶修怒目而视。

然而对方却似笑非笑,再次凑近啄吻了下,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他的颈项,在他耳边轻声道:“吻痕……衬衫……禁欲的诱惑。”然后低低笑起来。


……


蓝河惆怅了。


想着这些想要接吻的欲望竟然又开始漫涨。


他是不是成了接吻狂魔了。


*


叶修出差了。


打擂。


R本【国家名】荣耀第一团给中国队发了挑战书,言语看似尊敬实则充满对中国国家队的质疑和蔑视,联盟怒了,全国人民怒了,叶修带领国家队背负着为国家树立威望的任务前去赴战。


蓝河看直播中叶修将对方玩弄于股掌看得很欣慰。


每天晚上,叶修都会和他聊上一会儿,或者开小号俩人开怪打boss作为放松。


虽然大部分时候是处于调戏和被调戏中,叶修似乎并没有离他很远。


然而蓝河却有一点空洞感。


长久的安定让他差点忘了荣耀是叶修肆意翱翔的天空,叶修是他遥不可及的神。


至此,蓝河无比想要拥抱亲吻叶修来证明对方确实与自己相守。


不可否认,事实上蓝河是没有安全感的。


*


最后一场比赛落幕,国家队凯旋,蓝河开车去机场接人。


机场早已挤满了粉丝群,虽然在全明星大赛上曾无数次经历过这种情景,但每次都能让人为之惊叹。


他给叶修打电话,叶修让他在停车场等他。


未多时,一个人影风尘仆仆地走向他的车,拉开副驾坐了进来。


他刚想问叶修怎么脱离人群跑出来的,叶修扭着他的下巴直直来了个深吻。


“蓝啊,想死我了。”


不安就这样消失了。


蓝河呆呆地看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轻笑,拍拍他头,“开车,回家说。”


回家一词像是刺激到了蓝河的某根弦,蓝河回神启动车,驶上高速,心渐渐沉静下来。


回家啊,真好。


感受到身边人的存在,蓝河全身前所未有的放松满足。


*


回家后没有过多语言,两人拉拉扯扯直接滚上床来了一场激烈的性【和谐】事。


*


“你怎么,唔嗯,跑出来的。”


蓝河岔开腿坐在叶修腿根,身体里还埋着叶修的性【和谐】器。


他俯身环着叶修的脖子和他亲吻,一边询问着。


叶修退开些许,拉出几缕银丝,用手指挑断半眯着眼慵懒地回答:“我让沐橙先从1号门走,其他人紧跟她后面引走大部分人视线,我从7号门出来的。等他们发现,哥已经跟你走了。”


蓝河继续凑上去贴住他的唇,模模糊糊地道:“那你还真狡猾。”


叶修笑,从容地卷住送上来的软舌,磨蹭他柔软的唇面,“谢谢夸奖。”


蓝河感到体内的物体再次胀【一】大【柱】变【擎】硬【天】,磨蹭了下臀部,叶修狠狠向上一顶,蓦地翻身将他压到身下,一边俯身啃吻他的唇面、下颔,一边抬起他的一条长腿架到肩上,用力撞击起来。


朦胧间看着汗滴从叶修的发梢低落在自己侧脸,喘息喷洒在脸上,蓝河觉得自己的缺吻症可能要加重了。


——End.——


哎之前被和谐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

哦小蓝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78)